猕猴有颗桃

我对你,嘴对心,九夏对三冬

这几天一个人住着,每天起来第一件事要给“小白猪”做早饭,然后倒杯热水,套一件外套出门买些吃的,回来的时候“小白猪”已经吃饱找个地方躲懒了。偌大的屋子里,好安静,许久不追剧,忍不住打开视频,想要打发一下时间。看困了,便上楼想要躺一下,发现“小白猪”已经卧在被子上呼呼大睡了。它平常很少与人亲近,只有肚子饿的时候,才会来蹭蹭你的腿向你示好,其他吃饱的时间,都是一只桀骜不驯的“小白猪”。但还好有它,在我从噩梦中醒来时,看到它睡在我的身边,便忍住了眼泪。天黑了,起身出门买了些吃的和水果,放假了,小区里的人和车格外多。晚饭是和手机还有“小白猪”一起吃的,这几天,爸爸妈妈也没有一条信息给我,手机好安静哦。到了晚上,更安静了,又开始有些害怕了。突然手机响了,哦,不是你。

九月的街道,总能不经意间闻到甜甜的桂花香。朋友换了新的住址,出了地铁口,沿着黄河路一直走,经过那家“好玩的店”,橱窗里又换了新的玩具,老板仍背对着橱窗坐着,那只狸花猫不知道是不是吃饱了在打盹;那家路口的猪蹄店,看起来还是那么好吃;经七路两旁的梧桐把窄窄的街道遮盖起来,秋天的阳光在硕大的叶片间一闪一闪,投下一地光阴,耳机里是莫文蔚慵懒的声音,骑着车子走过每一个街口,像是走马灯,一切仿佛都在昨日,又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生活的无味与第六感的烦躁

再也不想一个人去医院了

傍晚的时候突然情绪就失控了
一个人坐在床上哭到手脚发麻 喘不过气
很想寻求一个安慰或者一个拥抱
但又害怕自己这样的状态被父母看到
强忍着把情绪收起来 下床去倒了杯水
即使吃了药 牙齿的疼痛也丝毫没有缓解
晚上望着窗子 听到有汽车的声音 睡不着
突然收到好朋友恋爱的消息
她满心欢喜地截图给我看 和我分享她的男孩子
我好开心 但是我没有力气告诉她
模模糊糊睡着了 又做了很多清晰而又奇怪的梦
睁开眼睛 觉得自己像被分解了 一点点在蒸发
我看了一眼镜子 陌生又反感
但我好像不能有这样的坏情绪
我应该是一个懂事坚强乐观的女孩子
我去体谅别人就好了
至于我自己 会自愈的吧

9426464

临睡前突然很想要说点什么
但是太困了
想说的话被困在脑子里
梦里面 我好像把所有想说的话都写了出来
但昨晚临时保存的草稿箱里
只有“9426464”

她看了一眼我的手机,用期盼关切的眼神望着我,满含笑意地问:“谁是你的大太阳呀?” 她似乎很期待我说出一个名字 好让她再享受到母女间分享小秘密的亲密无间感
我望着她笑了笑。一瞬间,情绪就都乱了

或许某一瞬间 你会有那种渴望解脱的念头吗

立秋了

它把所有的热情都用在了夏天
聒噪 充沛 旺盛 沸腾 夜以继日
它让整个夏天都充满了狂热的张力
似乎只有在这个充满蝉鸣的季节
我们才能酣畅淋漓地去爱一切
爱有汗水滑过的下颌
爱浸湿的白衬衫
爱冰镇西瓜最中间的部分
爱急剧的大雨 轰隆的雷声和夜晚的闪电
爱市井里的烟火气
爱弥漫在空气中湿热的情感
我们闭上眼睛
八月了

“Never again I'll find someone e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