猕猴有颗桃

一颗有虎牙的猕猴桃

11月3日 周六 晴
  今天下课一个姑娘突然跑到我面前,一脸期待地把包打开,掏出一团毛线和织了一小段的围巾,我才猛然想起来,是那个上星期我教她织围巾的姑娘。
  那天我教着她,便问起这条围巾是织给谁的,她低头羞涩地笑着,不时捋一捋散下的碎发,小声说着:“是给男朋友的…”,当时的她满脸都是少年对爱恋的憧憬与小心翼翼。
  有时看到身边从校服走到婚纱的伴侣,会羡慕不已,会觉得人生需要多么幸运,才可以遇到一个陪伴你一起成长让你数年如一日爱着并愿意鼓起勇气组建家庭的人。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件小概率的事,而我,没那么幸运。
  如今,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用一种现实说法来阐述,成年人的爱情是一种相互需求,比起热烈真挚与否,成年人更在意的是利弊关系,是在一段关系中如何进行有效地“资源置换”以及自我保护与及时止损。这便是我对大多数成年人爱情的理解。
  人生很长,但值得去爱或者说有勇气去爱的日子就那么短短几年。我一直向往纯粹的少年爱恋,有时对爱情有一种脱离现实的信仰——我心中既装满日月山河,也想为你在夜晚掖起被角唱首情歌,我希望我们是彼此心头的一颗朱砂痣,或许最终会被生活蹉跎成一抹蚊子血,但无论何时记起,你永远都是那个最特别的人,那个想起来脸上就会泛起羞怯笑意的人。
  我对爱情总是沉浸在文艺片式的戏剧冲突中,我始终认为爱情和婚姻是两回事。但当你真情实感地去体验过一段感情之后,你会发现上述言论只能归为“精神臆想”,并非生活的本质。
  但对爱人,我依然挑剔。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称为爱人。就像我之前写到的:对感情要保有一颗敬畏心。

评论(1)

热度(3)